【乔高】最温柔的方式/短完、慎入

昨天心烦极了什么事也不想做,百无聊赖的情况下写下了这篇文。

梗是很久以前就有构思的,原本是用来打算写林方的,可是一下笔就变成了乔高。

不长。有些ooc。毕竟不太擅长这种风格。

文笔渣。

文笔渣。

文笔渣。

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夏末秋初窗,外下着雨,“哗啦啦,”的似是没完没了。

  “我们分手吧,英杰。”

  当高英杰还在想着晚上要吃什么好时,乔一帆这句话的突如其来,他毫无防备。就如同把一盆冰冷的水从他头上泼下,浑身都湿透了,连心都凉了。高英杰愣在那里思维停滞了几秒,然后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,深深吸了口气,又呼出来,才反应过来,对方的的确确对自己说了“分手”。他的声音染上了慌张与失措,颤抖着从唇齿间挤出。“一帆,你...你没在开玩笑吧?”高英杰试图这样安慰自己,眼神中却分明带着无措,他小心翼翼地拉住对方的衣角,有些近乎渴求的看着对方。站在他对面的那人自说出那句话后一直低着头紧咬着嘴唇一言不发。

  “嗯。”一阵沉默后,乔一帆握紧了掌心,似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从喉咙中挤出这么一个单音节词汇。闭了闭眼睛,在对方的目光下狠下心用最冰冷的语气去回答对方。“不是开玩笑,”略顿了顿,又咬了咬牙将最开始的那句话一字一顿地重复了遍。“我、们、分、手、吧。”

  高英杰一时间有些失语,嗫嚅着嘴唇只问出个毫无新意的问题。“为什么?”他把头低下去,不想让对方看到盈在自己眼眶中的泪水。

  乔一帆无力地扯了扯嘴角,勉强向人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,眼角却是泛红。他吸了吸鼻子道。“总有些事情我们无法改变,对不起。”

  窗外的雨似乎比原来下的更大了些,灰暗的天空使人感到沉闷,雨水裹挟着呼啸的风砸在窗户上,纷繁的雨声扰乱人的思绪。

  “可、可是....。”未说完的话语被止不住的呜咽声所取代,泪珠开始从高英杰眼眶中不断顺着他的脸侧淌下,砸落在地面留下浅浅的水渍,他的肩膀开始不住的颤抖,下一秒却被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  “英杰...。”乔一帆将对方揽入自己怀中,将头搁在对方肩上,在人耳畔低低地柔声唤着对方的名字,声音也渐渐染上哭腔。高英杰想要抬起手来回应对方这个拥抱,此时却是这般无力。他啜泣着,肩膀也同样传来了湿润的凉意——那是对方的泪水。

  雨声仿佛掩盖了这个繁华城市中一切喧嚣,一切似乎都安静了下来,只有雨声还留在这世间。两人在雨声中渐渐都平复了些,坐到了沙发上,谁都没有再说话,又好像是在酝酿着些什么。

  雨势似乎小了些,雨声也渐渐弱了下去。“英杰。”乔一帆似往常般的喊了声,使得高英杰一时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。乔一帆起身倒了杯水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,“喝点水吧。”顿了顿又接着讲,“英杰,我真的很抱歉。”高英杰连忙摆摆手道,“诶一帆你别这么说.....。”乔一帆打断了对方的话似是要狠下心不再留恋以往的所有。“我离开你以后,英杰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。”高英杰沉默着,乔一帆笑了笑又接着道,“你现在是微草的队长了,但是不要总给自己那么多压力啊。以后我们便只有在赛场再见的机会了,我们是对手。还是没能和你一起并肩作战过一次,真是遗憾呢....。不过,我会打败你的。”乔一帆端起茶几上那杯还没有动的水递到高英杰手中。“赶紧喝吧,不然一会凉了。”

  温水的热度从高英杰的掌心一直传递到了他的心里,热气迷蒙了他的双眼。乔一帆抬手揉了揉对方如墨般的软发,又道。“快要入秋了,你要记得添衣服。”高英杰眼里氤氲着层雾气,他不禁想起与乔一帆所相处的过往,乔一帆对他总是那么温柔,无微不至,无论什么事都能做到细致入微。可是现在....。高英杰紧咬着下唇,咬得嘴唇发白,留下道深深的痕迹。

  “我现在要走了。”高英杰听见这话猛地抬起头,“一帆!”乔一帆笑着摇了摇头,用手指拨开对方额前有些凌乱的碎发,在人额头上轻轻印下一吻。转身拿了把伞便去开门不再回头。“英杰,再见了...。”

  高英杰的脚像是被定在那里一般动不了半分,看不到对方的表情。关门声响起,屋子里最后一丝对方的气息也消失殆尽。高英杰跌坐在地板上,失声痛哭起来,失神地看着屋子里的一切。这些...都承载着你与我的回忆啊....而你却什么也没有带走....。泪水开始逐渐模糊了他的视线。

  你对我,永远都是最温柔的,可为什么——?

  连告别也是用了最温柔的方式。

  窗外,仍在下着雨。


评论(4)
热度(20)

© 楚以殊南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